1、对襟大褂

这天是公元2016年4月4日,清明节。

单位放假三天。

一个老旧的小区,一套二居室的旧房子,一个中年男人躺在旧沙发上翻看一本旧书。墙上,挂着一个很老的挂钟,在挣扎着走。

他叫周典,在单位是一个小头目,管着十几个人。

过了一阵子,他把书扔到了旁边。

他觉得,故事里的韩乎乎太傻了,不应该再去找许绛。他认为,一夜情最好的结果是:事后,永无瓜葛,谁也不认识谁。

他有过几次一夜情,从未惹祸上身。

枯坐了一阵子,他决定出去走走。

他住在一个很老的小城里,一条不宽的河穿城而过,城外还有两座山,都不高,也没什么名气。

他没有开车,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出了城,一路向南。

春暖花开,风和日丽,如果能有一次艳遇,那就更好了。可惜,现实和故事不一样,想什么,没什么。

前面很突兀地出现了一片桃树林。

周典愣了一下,他记得去年来过这里,当时还没有桃树林。他四下看了看,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正行走在一个诡秘的故事里。

那是跨越千年的桃花,妖艳夺目。

他把自行车停在路边,走进了桃树林。

一条羊肠小道,曲曲折折地伸向前方,去向不明。地面上没有一颗杂草,干净得如同小姑娘的脸。

桃树林中,有许许多多的旧物件:石磨,石碾,瓦缸,独轮车,陶罐,还有一些怪模怪样的巨大石块。

周典仿走进了一个死去的朝代。

有风,桃花瓣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有一些落到了周典的脖子里,凉凉的,润润的,软软的,像女人的唇。

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小片空地,空地上有几间茅草屋,屋门开着,里面静悄悄的。旁边拉着一根绳子,上面晾着一件款式很老的女式对襟大褂,蓝色的布料,绣着白色的桃花。

那件大褂还没干,有水滴下来。它和那些旧物件一样,属于一个死去的朝代。

“有人吗?”周典喊了一声。

没人应。

他走进了茅草屋。

屋子里没有人,有一张雕花的旧木床,没有被褥。有一张旧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木笔筒,里面插着几支毛笔。还有一块砚台,一瓶墨汁,没有纸。

周典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他坐下来等。

等了一个多小时,不见有人出现。

他忽然心血来潮,走过去拿起毛笔,倒上墨水,直接在桌子上写下了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他还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希望茅草屋的女主人看到之后和他联系,成就一桩美事。

他踏上了归途。

天很高很蓝,两边的麦苗长势很喜人。暖暖的春风从背后一下下推着他,似乎是在催促他赶快离开。

这是一条新修的公路,没有一辆车,也不见一个人。

周典一边骑车,一边不时回头看一眼,希望看到一个古典美女在背后冲他招手,让他回去,做露水夫妻。

背后一直没有人。

他再一次回头的时候,看见身后不远处有一朵桃花,它随着风,忽快忽慢地滚动,似乎是在跟着他。

此时此刻,他还没有觉得恐怖,回过头,继续蹬自行车。

桃花离开了桃树,就显得很落寞。它跟了周典一段路,掉进了旁边的排水沟里,挣扎了几下,终于没有爬上来。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