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王仁义家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大户人家,传说祖上曾经官至道台,其后人也大都精于科考,累世为官。后来到了王仁义父亲那一代就不再做官了。说起他们不做官的缘由,倒也惊人的一致:说是搜刮了太多的民脂民膏,被朝廷抓了现行,原本要处斩的,幸亏清廷有一项规定,叫做“赎罪银”,但凡有了罪责的官员,只要缴纳一定的银子,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赖得王家钱多,王仁义的父亲上下打点,这才免于一死,虽说耗费了不少银子还丢了官,倒也保得家庭平安,荣华富贵。

然而,在“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大清时期,这王家做官的年代长了,积累下的银子多了去了,那点钱简直是九牛一毛,王家从道里回乡的时候,也算是衣锦还乡,大水泼街,黄土漫道,很有气派。家里的主权传到王仁义这一代的时候,官运从此也就走到头了。也端的是运气好,王仁义没去做官,没两年就民国了,皇帝不坐庭了,连年号都免了,成了民国某年。

王仁义饱读诗书,对封建社会那一套还是恪守本分,听得外面皇帝不坐龙庭了,竟然气得三天不吃饭,说是天塌了。众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后来虽说有辫子军张勋“再造清室”,却也是十几天的闹剧,消息刚刚传到陕西,实则京城里皇帝已经再次退位了。经过这一番折腾,王仁义知道这皇帝是改不回来了,也就彻底死了心,虽说心里有时候难免有些失落。等到袁世凯当皇帝的时候,这王仁义已经怒骂袁世凯“窃国者诸侯”了。

王仁义这个人很讲礼数,手下三个儿子,个个接受王仁义的管教,老大、老二恪守家训,不事张扬。只有这个老三却是王仁义的一个心头的大疙瘩。首先,这老三的来路就很成问题,有传言说,王仁义当年在外念书,那年冬天回家的时候遭遇大雪,只好在破庙里过夜,就见到了王老三的亲娘,孤男寡女在冰天雪地里过夜,难免摩擦出一点火花。也亏得那次“1夜情”,这两个人才没有被冻死。雪晴之后,王仁义起身准备继续回家,却发现身边的玉人早就没了踪影,归乡心切,也没有多想,就踏雪赶路了。这一对“破庙夫妻”,到分别竟然连话都没说过一句。然而大半年之后的一天早上,王仁义的下人刚刚打开门就听到婴儿的笑声,低头一看,门前竟然有一个小襁褓,襁褓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就俩字“庙生”。王仁义一看,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就认了这个儿子,就取名“庙生”,按年龄排行老三,人称王老三。

王老三的出身丝毫不影响他在家庭里的地位,大概仍然怀念那晚风情的滋味,这王仁义对老三要求非常严格,明显偏心。然而越是重视,往往越事与愿违。这王老三根本就不是安分守己的人。十二岁那年,终于闯了平生第一次祸。

这王老三发育得早,相当早熟,加上身边一群老妈子、大丫环都是离家久远的单身女人,个个堪称“色中饿鬼”,从小就对着小少爷进行性骚扰,造就了一个相当早熟的老三。这小子十二岁的时候就长得人高马大,对于男女之事尚一知半解,终于有一天,这小子把一个贴身的二十多岁的小丫鬟的活儿给做了,这小丫鬟不敢声张,等得肚子胀了,眼看瞒不住了,这才跟王仁义说出实情。王仁义家风甚严,岂能出此家丑?他不是声张,一个人叹着气,默默地盘算着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虽说理论联系实际,王老三和小丫鬟“实习”加“操练”的事情确实让王仁义头痛不已。眼见着搁辈的孙子就要出世,王仁义心里非常着急。他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将王老三吊在树上,用蘸了水的绳子抽了个半死,十二岁的王老三竟然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一声不吭。王仁义打累了,径自回屋睡觉,临走前吩咐手下人:“谁解开绳子剁谁的手,谁给他吃饭砸谁的饭碗。”众人虽然心疼小少爷,但都不敢轻举妄动。而到了后半夜,家里来了一个梁上君子。也是这贼倒霉,偏偏走进了这深宅大院。王家大院高深莫测,占地百余亩,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即餐饮、住宿、停车(马车)、娱乐为一体,里面建筑林立,门庭众多,这小贼一看就是那没见过这么大世面的贼,在这宅子里竟然迷了路,不仅什么都没偷到,反而把自己给暴露了。

发现贼人的第一个人自然是被吊在后院受罚的三少爷。这三少爷见有贼人出没后院,也不声张,待那人走近了,这才应声道:“壮士救我。”那贼人听见有人说话,竟吓了一跳,自习看时,方才发现这里吊着一个人,那贼笑道:“莫不是同门?手下落空,被吊起来了?”王老三接话搭话:“正是,我人小手笨,折了买卖不说,还把自己给拴住了。”这一问一答颇有讲究,其中有贼盗们的暗语。这王老三整天跟一群下人混混在一起腻歪,这点暗语自然还是知道的。这贼一听暗语对,也没有怀疑,当时就给王老三松了绑,完事儿之后,小贼问:“后生,你先来一步,可知道这大院的出口在哪儿?我也走了空,不想迷了路,想走连门都找不到。”王老三笑道:“我不知道出口在哪儿,我却知道衙门在哪儿!”说完就把这贼给抓住了,这贼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小孩子这么大力气,竟然将一个成年人牢牢钳住。也到底是一天没吃东西,身子虚,王老三快要坚持不住了,但是这小子更是硬气,就是不喊人,一个人和贼人相持。两个人的搏斗在后院正热闹,这边众人呼噜打得震天响。

那贼挣脱之后,反将王老三制服了,正准备拿刀子把他灭了,却感觉后背一阵凉风,转头看时,一个满眼是血的女人,打着灯笼从远处飘飘然就过来了。这贼着实吓了一跳,刀子已经掉在地上。那女人阴冷地盯着他笑,瞬时间,那头发突然伸出,将这贼包裹的严严实实。等那王老三恢复过来,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个被头发包得跟粽子一样的人倒在自己脚下,王老三用手试了试这人的鼻息,还倒有气。

这时,天已经大亮,王老三再看那贼人的时候,身上的头发已经变成麻绳。家里人起床之后才发现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好在贼人已经被抓住了。但是王仁义却对着贼人不依不饶:“我说过,谁放他下来,剁谁的手!”说完拿出一把锋利的斧头,准备下手。这贼人在夜里的经历,早就吓得不知所措,这会儿又见斧头下来,更是吓得磕头作揖。王仁义道:“要饶了你也可以,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老爷饶命,只要不杀了俺,就是十个条件俺也答应。”王仁义屏退左右,并把那挺了肚子的丫鬟叫来。道:“你带了这女人离开,走得越远越好!她做你的老婆,我这里自然有一笔银子送上,如果不从,咱们衙门见!”这贼人哪儿想到还有这好事儿,自然千恩万谢,带了这丫头和银子从后院出了门去。王仁义一桩心事总算了了,但是仍然狠狠地训斥了十二岁的王老三。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