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谈小故事

第10个個故事 The tenth story

第10个個故事 The tenth story钉子有一个男孩有着很坏的脾气,于是他的父亲就给了他一袋钉子;并且告诉他,每当他发脾气的时候就钉一根钉子在后院的围篱上。 第一天,这个男孩钉下了37根钉子。慢慢地每天钉下的数量减少了。他发现控制自己的脾气要比钉下那些钉子来得容易些。终于有一天这个男孩再也不...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9个個故事 The ninth story

第9个個故事 The ninth story且慢下手大多数的同仁都很兴奋,因为单位里调来一位新主管,据说是个能人,专门被派来整顿业务;可是日一天天过去,新主管却毫无作为,每天彬彬有礼进办公室,便躲在里面难得出门,那些本来紧张得要死的坏份子,现在反而更猖獗了。他那里是个能人嘛!根本是个老好人,比以前的...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8个個故事 The eighth story

第8个個故事 The eighth story生活到底是什么一位满脸愁容的生意人来到智慧老人的面前。“先生,我急需您的帮助。虽然我很富有,但人人都对我横眉冷对。生活真像一场充满尔虞我诈的厮杀。” “那你就停止厮杀呗。”老人回答他。生意人对这样的告诫感到无所适从,他带着失望离开了老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7个個故事 The seventh story

第7个個故事 The seventh story宽大这是一个来自越战归来的士兵的故事。他从旧金山打电话给他的父母,告诉他们,爸妈,我回来了,可是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带一个朋友同我一起回家。“当然好啊!”他们回答,“我们会很高兴见到的。”不过儿子又继续说下去:可是有件事我想先告诉你们,他在越战里受了重...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6个個故事 The sixth story

第6个個故事 The sixth story心愿有一个老母亲她一共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特别能干孝顺,一个儿子有些窝囊无能。 两个女儿常常塞钱给老母亲让她买好吃的,可老母亲又特别疼小孙子,于是常常把女儿给的钱又去塞给了儿子,让他给小孙子买吃的。邻居气不过就去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大女儿,大女儿说她给妈妈钱就...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5个個故事 The fifth story

第5个個故事 The fifth story黑木炭·白衬衫8岁的帕科放学以后气冲冲地回到家里,进门以后使劲地跺脚。他的父亲正在院子里干活,看到帕科生气的样子,就把他叫了过来,想和他聊聊。帕科不情愿得走到父亲身边,气呼呼地说:“爸爸,我现在非常生气。华金以后甭想再得意了。”帕科的父亲一面干活,一面静静...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4个個故事 The Fourth story

第4个個故事 The Fourth story误会早年在美国阿拉斯加地方,有一对年轻人结婚,婚后生育,他的太太因难产而死,遗下一孩子。他忙生活,又忙于看家,因没有人帮忙看孩子,就训练一只狗,那狗聪明听话,能照顾小孩,咬着奶瓶喂奶给孩子喝,抚养孩子。有一天,主人出门去了,叫它照顾孩子。他到了别的乡村,...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3个個故事 The first story

第3个個故事 The first story爱左看右当年在挖掘特洛伊古城的时候一位英国考古学家发现了一面古铜镜,铜镜背后雕刻了一段古怪难懂的铭文,他穷尽毕生精力,请教了不少古希腊文专家,都无法破译其中的奥妙。 -考古学家逝世后,这面镜子就静静地躺在大英博物馆里,直到20年后,有一天,博物馆里来了一个...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2个個故事 The second story

第2个個故事 The second story痛苦和盐印度有一个师傅对于徒弟不停地抱怨这抱怨那感到非常厌烦,于是有一天早上派徒弟去取一些盐回来。当徒弟很不情愿地把盐取回来后,师傅让徒弟把盐倒进水杯里喝下去,然后问他味道如何。徒弟吐了出来,说:“很苦。”师傅笑着让徒弟带着一些盐和自己一起去湖边。他们一...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第1个個故事 The first story

第1个個故事 The first story井底的驴一天,一个农民的驴子掉到了枯井里。那可怜的驴子在井里凄惨地叫了好几个钟头,农民在井口急得团团转,就是没办法把它救起来。最后,他断然认定:驴子已经老了,这口枯井也该填起来了,不值得花这么大的精力去救驴子。农民把所有的邻居都请来帮他填井。大家抓起铁锹,...

2021-06-17 | 分类:故事杂谈

藏阴纳阳

无脸鬼 夜里十一点,学校后山。 叶灵正扛着铁锹,慢慢地向学校后山走去。这座山位于学校的南面,将大半个学校的阳光速得一千二净,也导致它面向学校这一面没有几棵树,全都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藤蔓。 他已经爬到了半山腰,走到了山路的尽头,再往前走的话,就得用铁锹开路了。 于是他抡起铁锹,砍在了藤蔓之上。这藤蔓是...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它的电话不要接

阶梯教室 王炳辉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是在教学楼三楼的阶梯教室等我。 阶梯教室一般是上大课用的,里面安装着较为贵重的投影仪,所以平时是不开放的。但临近期末,几乎所有人都在找地方复习,教室很紧张。王炳辉是学生会干部,跟很多老师的关系都很好,就走后门弄来了阶梯教室的钥匙。 管他呢,有这样一个又宽敞又没人...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鬼戒

学校附近有一条街,里面有很多摆地摊的出售着形形色色的商品。很多学生平时都喜欢来这里转转,看能不能买到些喜欢的东西。 吴雪和她的另朋友范东晨也不例外,经常手拉着手在这条街上逛来逛去。 这天,他们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摊位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摊主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有着一张沧桑的脸。...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殉惰塔

女鬼现身 这是一个冰冷的雨夜。何言锋刚吃完夜宵要回寝室,就碰到哭丧着脸的室友梁宝云。梁宝云说他女朋友李曈刚跟他吵完架,怒气冲冲地往东门那边走了,他现在正苦恼着怎么道歉呢。 何言锋有点儿无奈地说道: “你当时就应该追上去啊……算了,我帮你找她吧。”...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碗里有毒

餐厅里响故事 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两个人是在学校的大门口认识的,由于秦涛是刚刚来报道的新生,对这里的环境还十分陌生,另同学便主动领他去了新生报到处,之后还告诉了他寝室和食堂的准确位置。 餐厅里很乱,大概是刚刚开学的原因吧,...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凶宅出租

“小姐,你看这客厅多宽敞,屋子又向阳,位于黄金地段……” 中介女灰灰热情的给何红介绍屋子,说的是天花乱坠。 何红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每月还要寄生活费给生病的母亲,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这样的房子正和她意。 不过她还是多嘴问了一句:“这么好...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赌鬼的一生

阿春今年四十岁了,在一家公司当会计,可是上班的时候,天天不见他踪影,只有每月最后几天才会见到他。 奇怪的是,老板对他的行为不闻不问,见到他还十分高兴。 原来阿春是个烂赌鬼,不过他跟逢赌必输的赌鬼不同。 阿春这个人非常聪明,头脑灵活。 擅长麻将,棋牌等各种赌博,他甚至把赌博研究的彻底,在加上他的聪明...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落水狗的故事

我叫李东,在一家工厂上班,每天对着的都是冰冷的机器,生活毫无意义。 这天刚好轮到我上夜班,耳边轰鸣的机器声响起,我早已习惯,反正生活就是这样忙忙碌碌。 大约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机器竟然坏掉了。 我打了电话,师傅半夜起来修,他告诉我,起码要一个钟头才能修好。 我也庆幸我能休息一个钟的时间...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鱼的报复

老王是个资深钓鱼者,总喜欢约几个朋友去钓鱼。 因为平时工作压力太大,只有通过钓鱼才能舒缓这种情绪。 不过老王爱钓鱼却不爱吃鱼,一般把鱼儿钓上来了,又把它们放进水里了,因为他喜欢看到鱼儿在水里自由自由的游玩。 由于工作上的关系,老王认识了老于,由于两人兴趣爱好相同,很快就成了好友。 这天两人相约去钓...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死人也有情

这些天,小篱笆村里的人被一个女鬼给吓破了胆,晚上没有人敢走夜路,因为村里发生了一件怪事,每天到了晚上,就有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来村子里偷鸡,而且抓了鸡就走,也不管鸡叫不叫唤。 村子里老少鸡,就气坏了有一个叫大彪的年轻人,他觉得可能是有人故意装扮鬼来吓唬人偷鸡的。这天半夜,大彪听见自家院子里鸡在叫,就赶...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阴差抓错魂

话说有个倒霉蛋叫王建国,上半夜还好好的,下半夜就无端被阴差勾了魂,被带到九泉之下见了阎王。 王建国一路喊冤,见了阎王更是像见到了救世主。“阎王爷,我身体并无大疾,怎会暴毙身亡?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呸!你给我闭嘴!万物生灵的生死大权全部掌握在本王手里,本王叫你...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乡村记异之煞气逼人

张老师是村里的一个不能说话的瘸子。 他走路一瘸一拐,嘴巴撅起歪向一边,流着口水,额头上有一块不是很明显的疤痕。天气晴朗的时候一般会坐在家门口带着老花镜看着泛黄的书,歪撅着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尽管他面目不甚上得台面,但村里上了一定年纪的人看见他还是会叫他一声张老师。 他从来没有出声应答过,...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镰刀煞

王海洋是我的初中同学,后来同窗们都争夺去过“独木桥”,王海洋知道自己懒得读书,就上了警校。如今也是我们那一片的王队长啦! 前段时间见到王海洋,我们都开玩笑就叫他王捕头,古代的捕头捉贼拿盗,除暴安良,可现代的王队王捕头有处理不完的家庭和邻里纷争,一个头变得两个大。 这不,&l...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乡村记异之夜喊魂归

麻拐是一个人的绰号。 他从小就很调皮。 麻拐是湖南某些地方的方言,意思就是青蛙。青蛙是蹦蹦跳跳的,正符合他一天到晚蹦来跳去的劲儿,所以这个称呼落在了他的头上。 麻拐有一个很要好的邻村小伙伴,叫涛子。两家相距不到三百米,正好处于村与村的交界处,或许是同年同月生,两人自长大认识后显得格外亲近。 话说近...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爷爷不救亲孙女

静山路的尽头,绿树掩映之下,是一座精致气派的小洋楼。隔着雕花铁门,我见到院子里面有一位年轻的少妇在摆弄花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咯咯笑着,围着母亲跑来跑去……场面很温馨,我心里却升起一片荒凉:真的换了主人了。曾经的那些回忆和回忆里的那个娇俏的女孩儿,再也回不来了! 这里曾...

2021-02-19 | 分类:故事杂谈


更多栏目推荐栏目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文章投稿 | 网站地图

鬼故事大全 guigushidaquan.com 版权所有.

鄂ICP备160246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