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快递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手机铃声响起,我睁开迷蒙的双眼,不情愿的用手摸索着手机。 喂,您好,是王伟先生么。我们是黄泉快递,现在您的东西到了,麻烦您下楼签收一下,谢谢您的配合。手机里面传出一个十分低沉的男声。 好好,你们等一会,我这就下楼。我一边说着一边穿戴衣服,顾不得洗漱的我就...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深山里的树屋

这个故事发生在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里。这里很深,近乎与世隔绝。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严轻凡。他是探险队的一员——前些天就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系的那一支探险队。 仅仅一周的时间,这支由20人组成的探险队就只剩下严轻凡一个人了。 现在,他很绝望——已经没有了一点...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短小真实鬼故事5则

第一则 先来说一下我们学校大概的样子,我们学校比较小是县里最小的中学,它分着两层下面是我们的宿舍上面是教室,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冬天早晨,我和几个室友打算早点去教室,早上六点左右吧我们一起到了二层,我走在最后面最前面的一个人在开门,因为比较黑看不清楚所以用了一点时间。就在开门的时候,我无意间向后瞟...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午夜游乐园

有人怕墓地,有人怕黑天,有人怕恶人,但肯定不会有人怕游乐园。 是啊,瞧,那么多人在玩儿,处处欢声笑语,热闹极了。 这里是景山游乐园,远离市中心,占地二十公顷。 仔细打量游乐同里这些玩家,可以判断出,有父母带着孩子,有一对对情侣,有外地来的游客…一 过山车沿着轨道疯狂奔驰,完全没有了上...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情人坟

一胡一晴和罗仁是在健身房里认识的。 一胡一晴长得白白胖胖像一一团一一棉花糖,她来这里减肥;袁仁身材瘦弱像根竹竿,他来这里练肉。 袁仁跟一胡一晴打趣:要是能把你的肉分些到我身上,该多好!每每此时,一胡一晴总是一本正经地一撸一起衣袖,露出肉一嘟一嘟的手臂,说:行,你愿要多少就拿多少!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试心镜

杜飞的家在本市一条偏僻的老街上,街上已经很难看到年轻人了,年轻人都搬走了,只有一些老人念旧还住在这里。杜飞住在这里没有搬走的原因是要照顾年老多病的父母。另外经济窘迫,没有搬走的基础。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他内心似乎还有些什么,那就是他在等人,至于是谁,他不知道。 老街有一家卖镜子的小店,老板是个年近...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悬疑故事之黑衣人

钟玉发现她的学生陈同没有来上课,这让她感到十分不安。 最近几日,学校附近出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男子,穿着黑风衣,脸上有一道难看的刀疤。每天下午放学时,他便在学校对面的小饭馆里吃饭。他总是坐在靠近店面大门的位置,用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打量着从校门里蜂拥而出的孩子们。 陈同的父母如今在深圳,他的一奶一一奶一...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悬疑故事之玉镯劫

何氏制药厂的办公室里,何飞一边看着桌上那份关于一温一玉青的详细档案,里面还有一份体检报告,一边问身边的张经理:她怎么说?张经理忙说:她似乎很高兴,但什么也没说。 何飞又不放心地问:你确定她没有男朋友吗?张经理点头:您就放心吧,这份资料是我雇了私家侦探弄来的,因为她一向大大咧咧的缺心眼,加上家里有个...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太平间里的哭声

一、天上掉下个黎妹妹 张尧是一个普通人。 他没什么固定的职业,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守住他在松源镇上的茶叶小店,再有就是不停地点击鼠标敲击键盘。 他喜欢上网,他在网上写了一部近二十万字的恐怖小说,叫《孤独者》,小说赚得了雨点般的点击率。 不久,他网恋了。 他今年23岁,一直没有合适的女朋友。他在一个叫同...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蝶衣巷

一、碟衣巷八点 碟衣巷里的风很大,一下子将我的头发全都撩了起来,像一只只幽怨的手在触一摸一着我。 一连三个晚上了,都是八点,什么动静都没有,这让我和明达很是失望,我们躲在绿化带里,瑟缩着,明达递过了一支烟,我没有拒绝,将烟放在了明达递过来的火苗上,几乎就在点烟的同时。啊——...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盗贼无踪

小偷这活,技术要求越来越高,钱包刚到手,肖木哲就被抓了个正着。揍这混蛋!半车人一撸一胳膊挽袖子围了上来。今天他中了头彩,这辆旅游车上,半车是结伴旅游的亲朋!这通臭揍,惨不忍睹! 倒霉的肖木哲被司机扔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路。天快黑了,他终于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寺庙,便走了过去。 寺庙不大,塑了金身的...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悬疑故事:给你设下一个局

朱卓是私家侦探,开张不久的一个早晨,来了个叫吴明的年轻人告诉他,自己需要帮忙。吴明告诉他,昨天晚上,自己突然接到电话,有朋友约他去咖啡馆。他匆匆赶去,却空无一人。他拨打朋友电话,朋友告诉他,自己去国外旅游去了。 看来,是有人开玩笑。他无奈地打的回家,发现门已被撬,家里东西很乱。他忙搬开一一床一一,...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侦探故事之目击证人

王辰溜进聋哑学校的一楼女生宿舍,经过几天的踩点,他知道这里虽然放暑假了,但还有个别学生留校。最近王辰手头很紧,尽管他知道这些学生可能没多少钱,但是再小的蚂蚱也是肉啊。 王辰蒙面持刀入室,震住了屋子里的三个女孩儿,然后他掏出上面写着要命就给钱的纸板。 在王辰的一一婬一一威下,女孩儿们没敢反抗,纷纷掏...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半张脸

胸口异物 夏羽飞从小灵山回来后,胸部就开始隐隐作痛,并出现了幻觉。他几乎不能照镜子,因为镜子里他只有半张脸─半张脸栩栩如生,另外半张却踪迹全无。这景象看上去十分诡异,令人一毛一骨悚然。夏羽飞不时地摸一摸脸,肌肤骨肉全在。 想起那个咒语,他的心越来越慌。他打电话给一起去小灵山的驴友小生。小生懒洋洋地...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鬼写字

市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李广这天接到个电话,是他姐李玉娥打来的,叫他晚上去吃饭,说有事和他商量。李广一下班就直奔姐姐家,刚进门就吓一大跳。怎么了?姐姐变化太大了。他姐本是出了名的美人坯子,那脸上的皮肤白得就跟水豆腐似的,可现在呢?焦黄的一张脸,甚至还可以看到黄褐斑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姐夫呢?李广...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石河子

我们家在我6岁之前一直是住在新疆石河子的,那时候父亲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当兵,我们姐妹四个是同一妈一一妈一一起住在石河子的。 我一妈一的工作很辛苦是在食品厂工作,有三班倒(就是上白班、前夜、后夜),因为我爸不能经常回家我一妈一要照顾我们姐妹四个,所以一妈一一妈一总是选择上后夜班(晚上0到早上8点)。我...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僵尸传说

朋友们,你们见过僵一尸一吗?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僵一尸一吗?每当我问别人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都会说我是个疯子,神经病,傻子,对我抛来蔑视的眼神后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一顾的笑容转身离去,只留个摇来摇去的大脑门和一个冷冷的背影。 你信吗?是不是也在笑我疯了?真的,这个世界上确确实实有僵一尸一的存在,不信,我就...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清明,又见"她"

清明时节,细雨纷纷。 虽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天空却依然一陰一沉沉的,冷风夹杂着沁凉的雨水袭向路人。 也许是因为天气不好,S城平日里异常喧嚣的大街如今却冷冷清清。 一妈一的!什么鬼天气!老吴低低地骂了一句。把车停靠在路边的停车带后,他一抽一出一支劣质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这年头,钱越来越不好...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一分钟诡故事

算命 祖传算命,百算百准。 一个瘦瞎子坐在街边晒太一陽一,半打磕睡。一个人在他面前停下了,观察了半天,冷冷的声音:瞎子,骗人的还是真的? 瞎子扶着怀中的拐杖,嘿嘿地笑了两声,算是回答。 那就帮我算一个。来人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要算什么?手相,占符还是八字? 八字。只有八字才准。来人报上了姓名和生辰...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四夜惊魂

第一一夜 今天又是1号。下午,开出租的张勇趁客人少,照例去邮局给中国儿童基金会汇去1000元,当然还是署名王忏。这个月车子大修,他现在兜里只剩下200块。老一妈一咳嗽好多天了,明天去买两瓶念慈庵的川贝枇杷膏,燕儿说这药挺好,就是太贵。 冬天深夜的塞北玉城,风一阵紧似一阵,天上还飘起零零星星的小雪粒...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鬼不灵

有一小鬼,常常被大鬼和老鬼欺负,心里不服,却敢怒不敢言。一日,他听老鬼说人都怕鬼,便想去吓唬人出气。 这天,夜幕刚刚降临,小鬼便溜了出来。他先来到一个公园,公园一角的长椅上坐着一名东张西望的女生,看上去像等人。 美一女,在等我吗?小鬼靠近女生坐下。 女生瞪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美一女,叫什么名字呀?...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生日快乐

晚上,小欣独自出门散心,在一家不起眼的一陰一暗小店里看上了一个许愿瓶。 客人您好,您喜欢这个许愿瓶吗? 是的。 这不是一般的许愿瓶,它白天是普通的,可到了晚上……店家一陰一森森地笑了,现在您可以向它许愿了。 真的吗?我要一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店家笑了:这个愿望可真不...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盗墓鬼故事之雷霆册

第一棺 进入四号墓室时,算上肠子都流一出来了的李一胡一子,我们只剩下八个人了。墓室门在我们的身后自动封死,我们没有退路了。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朽棺就在我们的眼前,寻找无价之宝雷霆册的线索据说就在其中。朽棺木料极差,经过千百年的风雨洗刷早已腐朽不堪,布满棺身的小孔里不时有白蚁露头,总之就是要...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我想和你说说话

一陰一鞋 赵子一陽一和钱翔看了看端着水盆去水房洗漱的刘大川后,两人的视线一一交一一汇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回到了寝室并把门反锁上。 刘大川最近一些行为让他们很是奇怪,所以他们决定趁刘大川不在的时候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刘大川突然买了个帘子,然后把自己的一一床一...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光脚别踹墙

醉酒 李大千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拖着魏刚,十分艰难地走到了寝室门口。 不会喝酒你就别硬喝,把自己灌成这样很好玩吗?李大千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边伸手掏钥匙一边嘟囔着,我早就告诉过你夏珊珊不是什么好货,你就不听! 不准你说她的坏话,魏刚迷迷糊糊地反驳道,她是个好女孩儿。只怪我太穷,给不了她什么&hel...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314病房

啊!一声满含恐惧的男人惊叫一声在寂静黑暗的病房一中响起。呼一呼呼~随后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睡在隔壁病一一床一一的病患重重的翻了一个身。一一床一一板吱吱呀呀的响了一声随后归于寂静。半响,男人从一一床一一上坐了起来。清瘦的轮廓在黑暗中显现出来,借着微弱的月光,男人一一床一一尾的一一床一一架上挂着的牌子...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给它杀杀毒

晒手机 午后的一陽一光很毒辣,晒得人的皮肤都红了。 赵小杰没有午休,而是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一陽一台上,嘴里还小声说着:晒死你,我要晒死你…… 这奇怪的一幕,被起一一床一一上厕所的吴真看到了。吴真走到赵小杰身旁,疑惑地问:赵小杰,你干吗呢? 赵小杰猛地转过头,一双布满血丝的...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小心椅子

椅子里有鬼 晚自一习一后,同学们陆续地离开了教室。林娟还有几道作业题没做完,想留在教室里做完再走,好闺蜜黄婵便留下来陪林娟。 黄婵坐在林娟的后面,望着林娟的背影发着呆。这时,她看见林娟坐着的椅子背两侧突然伸出了两只手。 在黄婵的眼皮子底下,那两只手慢慢地环抱住了林娟的腰。 娟,快看!黄婵尖一叫着离...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短小鬼故事之送快递

赵东来是一名快递员,现在他接到一个非常棘手的单子。 有一个顾客出了两万元钱,指定让他送一个包裹,包裹看起来很重要的样子。他开始还有点儿欣喜没有人跟自己抢,后来才发现,这个快递根本无法送到。因为收件人刘荞梦在两个月前已经死了。 赵东来给顾客打电话,顾客却说,不管怎样必须把东西送到收件人手里,因为这东...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阴棺夺阳煞

纸人 王子超失恋了,作为好友的一胡一爽陪着他在外面呆到很晚才回来。两个人都喝了很多酒,回到寝室后谁都没有开灯,径直朝各自的一一床一一铺走去。 当王子超来到一一床一一边时,发现自己的一一床一一铺有些不一样,看上去就像是一张纸糊的一一床一一。 王子超迷迷糊糊地也没管那么多,一下子扑倒在一一床一一上,压...

2021-02-13 | 分类:杂谈小故事


更多栏目推荐栏目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文章投稿 | 网站地图

鬼故事大全 guigushidaquan.com 版权所有.

鄂ICP备160246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