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怪谈之枯井

解放村是在渭河沿岸一个普通的小村落,在村子北面就是这一带最为宏伟的人工建筑——渭河大坝。在这里,我和五叔还有郑雨经历了一件非常离奇的事件,而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一口枯井里。 这口枯井位于解放村的老村子,当地人称“大坝北”。因为洪水的原因,在七十年代末...

2021-08-01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梦咒

那天夜里,很大的风风。一道电光闪过,紧接着一串响雷,小院里忽然传来小孩的哭声,和着一个妇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孩子他爹!” 一年以后。 “不要!求求你!”升寇从恶梦中惊醒,满嘴燎泡!他的新婚妻子霁儿吃惊地望着他满脸的灼伤。 “你怎么了?又是...

2021-08-01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平坟

我们村的王仁义家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大户人家,传说祖上曾经官至道台,其后人也大都精于科考,累世为官。后来到了王仁义父亲那一代就不再做官了。说起他们不做官的缘由,倒也惊人的一致:说是搜刮了太多的民脂民膏,被朝廷抓了现行,原本要处斩的,幸亏清廷有一项规定,叫做“赎罪银”,但凡有了罪...

2021-08-01 | 分类:原创鬼故事

还阳的老太太

解放前,说起我们村的刘家,在方圆百里可谓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家在县城里开着个“济世堂”药铺。只是刘老爷子早亡,独子刘善与母亲经营着药铺,刘老爷子去世时刘善不到十岁,刘家就全靠刘夫人一人支撑着。别看刘夫人一介女流,并不比任何男人逊色,把个偌大的刘家打理的井井有条。 济世堂是方...

2021-07-31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官瘾不减

五龙山道,是山麓七村通向县城的必经之路。这段日子,山上突然出现一只长毛活尸,逢夜作祟,给村民带来极大困扰,提之无不色变。 这具长毛活尸,酉出卯落,盘踞山岗,拦路禁行。 刚开始,路人不明就里,骇得撒腿就跑,但它行速比人快了许多,几个闪身就会撵上,然后疯狗一般,撕咬路人,连伤三条人命。后来,人们发觉,...

2021-07-31 | 分类:原创鬼故事

金二叔修路

金二叔发了财,在村里被称为“金百万”。金百万赚的钱何止百万,就是这么个称呼,等同于以前的“老财”。要不然金二叔咋就想起给村里修路了呢?修起路来那土石都跟流水似的,乌泱泱的工人,哪里不是钱?村里人啧啧有声,真是个财主哩! 其实金二叔是吃过大苦的人,七八...

2021-07-31 | 分类:原创鬼故事

七月十四,我和洛丽塔

我确实已经因为年龄而麻木了还对某个节日的敬畏,此夜,七月十四,大概十一点左右,我独坐在了店铺里,突然间停电了。我相信电工会立即赶来抢险并且一如既往地很快就能够重新来电,但在这之前,我不得不被屋内的酷热赶至店铺门口,然后弄了一把大靠椅开始享受这难得的没有了信息媒体影响了的片刻心灵宁静。停电了,我很高...

2021-07-27 | 分类:原创鬼故事

七月半鬼挡路

今天是七月十四,我喝了三瓶啤酒,像往日一样在街头游荡,因为独自一人在外地求学多年,无人提醒我各种日子各种忌讳,早就忘记还有七月十四这一天。 百般无聊,昏暗的街头一家电影院上的霓虹灯照着黑板上几张海报,几个暴露的女人在海报上摆着各种诱惑的姿态,我蹒跚地走了进去。 买票的那个女人面无表情地把票扔给我,...

2021-07-27 | 分类:原创鬼故事

七月半

眼看快到七月半了,大家都在默默地盼望能等来自己的那盏荷灯。 我每天都独自来到河边,墨黑的河水缓缓地流淌,极慢极慢,粘稠得仿佛要凝固了。远处的桥头隐约有人影在动,从这一边上桥,到那一边下桥,都是一个方向,没有走回头路的。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到桥上去,也许很久,也许很快。 到桥上去要走很远的路,要绕过大...

2021-07-27 | 分类:原创鬼故事

阴历七月半

阴历七月半…… 午夜,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更别回头看……切记、切记…… “咯噔……咯噔……”高跟鞋踏在寂静的大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阴...

2021-07-27 | 分类:原创鬼故事

恐怖故事之七月半

我上学的时候初二高二生寒暑假上课是很平常的事,特别是暑假补课非常辛苦,七十多个人在教室里只有墙上几个小风扇。 学校离赣江不远,在江边和学校之间正好夹着一个大型医院。这条街道除了上学放学几乎就是寂静无声,天太热,经常有学生穿过医院去江边玩水。对我来说游泳是不敢的,一来不会,二来每年夏天死在这江里的人...

2021-07-27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幽灵搬家

我们村覃姓的三个人生了一场怪病。这病怪就怪在,白天看似什么症状也没有,可是,一到晚上就来了麻烦,浑身上下说不出哪里疼痛哪里难受,到后来,鬼哭狼嚎般的呻吟搅得四邻都不得安宁。更加奇怪的是,三个人的病情竟然一模一样,简直就像商量好了似的。他们跑遍了周围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医院,可是,所有医生的诊断如出一辙...

2021-07-26 | 分类:原创鬼故事

恐怖故事之血纸人

【一】 这个故事,据老辈人说是真实的,它就发生在东坡河畔的一座低矮的小山峦上,老辈人称作那山是“鬼头山”。 话说几年前,一支臭名昭著的盗墓团队进入了一个久已破败不堪、无人居住的小村庄。这个村庄原来很热闹,人也很多,但数年前的一次突发瘟疫,却给这个村庄带来了厄运。结果因瘟疫,...

2021-07-26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冥府勾魂票

滦河边上的太平湾,是一个只有几百户人家的小镇。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上,开着商店、饭店、旅店、药店、诊所、储蓄所等各种店铺门市,一派繁华。然而,近些日子,小镇上一家名叫“太平超市”的商店里,却接连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怪事,使得小镇人心惶惶,笼罩在一片诡异迷离的恐怖之中。 这事起头,...

2021-07-26 | 分类:原创鬼故事

九把命锁

压财头 李晴文二十多岁,是一家“女子侦探社”的老板,专门负责调查女性情感、婚姻、家庭问题。不过,她这个老板只有一个兵,那就是老何。老何经验丰富,算是个老私家侦探了。赚了钱,两人平分。 七月十五是鬼节。这天晚上,街边纸灰飞扬,到处都是神态虔诚给亲人烧纸的人。李晴文本想早早回家...

2021-07-26 | 分类:原创鬼故事

爱情鬼故事之人鬼情

我有个青梅竹马的玩伴,他比我年长两岁,处处像大哥哥一样保护我,照顾我。而我对他的好全部照单全收,并不觉得有什么愧疚,拿他当牛做马,呼来唤去。 小时候他是我的保护伞,出气筒。长大后他是的提款机、随身呼,只有我有事他必定跑在前头,可我不认为我爱他,就像一个被宠坏了的高傲公主,怎么会爱上自己的仆人? 可...

2021-07-26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公交车上的亡灵

上大学以来,为了减轻家里人的负担,我一直勤工俭学,两年下来,做了好几份兼职工作。其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那晚去酒吧兼职。 倒不是说酒吧霓虹的灯彩魅惑的灯光,舞台上性感的兔女郎吸引了我,而是那次做完兼职我在回校的路上,发生的一件事。 兼职的酒吧是24小时营业的,一天三班倒,我是第二班,等做完后刚好是晚...

2021-07-26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地铁太挤了

地铁太挤了。 每到一站,地铁员都大声喊着:“先下后上,不要堵在门口,请大家往车厢中间走…”。 的确,当门口挤成一团的时候,车厢中间还是有些空地的,但大家往往都不愿意往里挪?为什么呢? 我倒无所谓,无论是门口还是中间,哪儿有合适的目标,我就往哪儿站。 大家不要误...

2021-07-25 | 分类:原创鬼故事

诺言

我收拾完桌上的资料看了下时间,哎 凌晨1点啦。 我叫刘晨、私企老板,03年自己开了一家设计公司,自从开公司到现在三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 我拿起外套准备离开办公室,这时“叮咚”的一声响、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我打开看到“刘晨 最近过的还好吗?&rd...

2021-07-25 | 分类:原创鬼故事

旅游惊魂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出去玩了,我们去我老家那边的山上去玩好不好?”公司最近忙的要命,一空下来,我的好朋友小琪和阿明商量着要去她老家那边去爬山。 “好吧,反正也没事,去就去吧。”我这个人对于旅游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只要有人陪我玩就好了,我不想自己呆...

2021-07-25 | 分类:原创鬼故事

憾灵之恩

一 就像她的名字夏小麦一样,一听就会让人想起农村。不错,夏小麦就是来自农村的打工妹。如今,夏小麦在青龙街开了一个时装店,一下子火了起来。很多人和夏小麦套近乎,想摸清她的进货渠道,鬼精的夏小麦总是三缄其口。 其实,就连夏小麦自己也搞不清楚。一年前她去广州进货,那些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她不去,偏偏鬼使神差...

2021-07-25 | 分类:原创鬼故事

猫女

欢迎光临鬼大爷鬼故事网,分享你的故事:guigushi@foxmail.com 许杨是个画家。婚期渐近,准新娘白冰却因一场车祸意外离开了他,她生前最爱的波斯猫小白也莫名地离家走出后就没回来过。 经历了这场痛彻心扉的别离,许杨变得精神恍惚。偶尔拿起画笔却无所适从,就连调出来的色彩都少了往日的生气,他...

2021-07-25 | 分类:原创鬼故事

鬼大爷鬼友说鬼吹灯

鬼大爷编辑:提起“鬼吹灯”,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吧?不过,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说的“鬼吹灯”,可不是书名哦。 民间俗语鬼吹灯——传说人的身上有三盏油灯,一盏在头上顶着,另两盏在肩膀上,据说是人身上的阳火。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如果有人叫...

2021-07-25 | 分类:原创鬼故事

鬼大爷鬼友说吊死鬼

鬼大爷编辑:相传自杀的人每七天就要用同样的方式自杀一次,而吊死鬼是上吊而死,怨气最重,因而痛苦最深!它们要解除痛苦就要寻找替身,因此民间常常有吊死鬼寻找替身的故事。下面看看鬼大爷鬼友们说的吊死鬼找替身的故事吧: 鬼鬼--Tina:这是发生在亲戚身上的事。叔叔原来有一个女儿,叫乐乐。一天下午婶带着7...

2021-07-25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夜食摊

我叫何大发,是一个工作了几年的“夜间工作者”,大家别多想;我所说的夜间工作是指的夜间推着小烧烤摊在街头贩卖。 也许是因为城管的无度打压我们小摊小贩,让我们小摊小贩在这座城市几乎都快生存不下去,我只有晚上8点以后开始摆夜摊。经常性的看到几名穿着城管制服的人来我的烧烤摊来消费。...

2021-07-24 | 分类:原创鬼故事

个人鬼故事三则

(一)挖坟 七月初七这天中午,阳光耀眼夺目,我和几个同学在杨树林里找到一块干枯的草地,大伙围坐在一起,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讲着鬼故事。《画皮》、《荒村老尸》、《凶宅》类似这样的故事,并不能使人感到害怕,我觉得乏然无味,就离开大伙,独自在树林里转悠起来。 树叶蜡黄得像将死老人的脸,踩在足下沙沙作响。我翻...

2021-07-24 | 分类:原创鬼故事

黄皮子

黄皮子是个住在学堂佛龛里的精怪,修行了几世,耳濡目染竟也有几分书香气,学会了说人话,走人路。 黄皮子最大的梦想就是修行成人,进入人间道,摆脱畜生道的轮回。它从小就听有经验的修行家说,必须在修行五百年后,穿上刚死的人穿过的衣服,然后再有活人对你说“你是人”,那么就会最终化为人...

2021-07-23 | 分类:原创鬼故事

附近的人

楔子 七月初七,深夜十二点。丁涛一个人站在健康路西口,他在等一个女网友——要你命八。他们两人是在网上认识的,聊得很投机,更约出来见一面。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路口有没烧完的纸钱,死气沉沉地冒着灰烟。 丁涛打开了手机,刷新了一次又一次,没有新消息。他有些后悔,早知道要个电话,至...

2021-07-23 | 分类:原创鬼故事

站在路边的女人

王华开着车!每天晚上都会经过这一条街!几乎天天加班到深夜!好在回家的时候路上已经没有了多余的行人和车辆! 这一天王华正开着车走在下班的路上!突然!他看见路边站着一个身穿一身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这个女人头发长长的!背对着马路!王华一路驶过!却始终看不到那个女人的正脸!王华心想:都这么晚了!这女人还回家...

2021-07-22 | 分类:原创鬼故事

冤鬼情仇

岛城的海龙湾国际酒店,是当地一家非常知名的酒店。它坐落在渤海之滨,拥有着总面积15万平米,地上19层地下三层的四星级酒店。门口的一对儿理石雕刻而成的麒麟,使本就已经华丽典雅的外表更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他出名不是因为里面完善的设施以及优质的服务,更不是因为它临近渤海湾是观赏海景的最佳场所,而是因为这...

2021-07-22 | 分类:原创鬼故事


更多栏目推荐栏目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文章投稿 | 网站地图

鬼故事大全 guigushidaquan.com 版权所有.

本站的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不慎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 ggslocxiaobian@dataloc.uu.me